凤凰娱乐凤凰娱乐注册门户网站
BIO1000.COM

对早期癌症患者进行的新辅助治疗探索

很久之前,奇点糕读到过这样一句话:生命的价值不是由长度定义,而是由宽度和深度来衡量的,所以拓宽这两种维度也同样重要。其实这种定义标准适用的范围,还有生命之外的许多东西。

比如和生命息息相关的医学里,今年刚刚诺奖荣耀加身的免疫治疗,就是在以让人目不暇接的速度,飞快发展着自己的宽度和深度——一种种不断增加的适应症自然是宽度,而从治疗晚期患者到更早期更多样的用法,就是深度了。

这种深度挖掘的体现之一,就是对早期癌症患者进行的新辅助治疗探索。

“早期”,跟着的往往是“能做手术”这几个字,相信不少患者听到都会长舒一口气,比如在非小细胞肺癌中,早期通常是指临床分期I期、II期以及部分III期的患者,手术是他们最佳的治疗选择,但这些“幸运儿”只占全部患者的20-25%,并且50%的患者在手术后,仍然会出现复发甚至转移[1]。

怎么解决这样的困境呢?医学界先后提出了两种套路,一种是在手术后进行的放化疗,也就是辅助治疗;而另外一种,则是把放化疗的时间挪到手术前,就是即将谈到的新辅助治疗了。

从理论上来说,新辅助治疗可能给患者带来的获益和优势包括:

1、在手术前缩小肿瘤,降低手术难度,甚至给原本无法手术的患者手术的机会

2、提前清除掉那些肉眼不可见,但已经存在的微小转移灶,降低复发风险

3、手术前肿瘤部位的血供保持比较完整,治疗药物可以更有效的到达肿瘤处

4、患者在手术前的身体状态相对较好,能更好地耐受放化疗

不管是辅助还是新辅助,都已经历了漫长的临床实践探索,各种各样的药物和组合方案基本都露过脸,但辅助也好,新辅助也好,都只能将早期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提高5%,同时治疗的副作用发生率高,程度也很严重。

免疫疗法,能不能再次超越放化疗呢?从理论上来说,免疫新辅助治疗也有不少优势,比如手术前患者的免疫系统更加完整,只是被肿瘤操纵,进入了明显的免疫抑制状态。这样的话,PD-1/L1抑制剂们就不容易放空枪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